為何我不反對廢死

我得承認很大原因歸於我是個基督徒,但不是因為我的身份,不是因為牧師、信徒都這樣講所以我決定這樣想,其實直到 2 年前我仍支持死刑(那還是我上教堂最頻繁的時期),但隨著接觸到的事情多了,我的態度轉變了。我不反對廢除死刑,乃是出於我從教義與社會大小事裡學會、體認到的事情,乃是出於我獨立思考後判斷的結論。

以下是今早在推特上發表的隨感,將其匯總為小短文一篇。

繼續閱讀

[影評/觀後感] 惡鄰纏身 (Neighbors)

一對剛生完小孩的年輕夫妻,期待有個平靜的住家生活,但就在大學兄弟會搬來隔壁後,從此生活大亂。

昨天本來想看《X戰警:未來昔日》,不料場場爆滿,只好勉為其難地去看了《惡鄰纏身》,這部 Jeremy Jahns 也給了不錯的評價。不過,我覺得它算是那種可看可不看的低級搞笑片就是了 XD

繼續閱讀

[讀書筆記] 練好專注力,事情再多也不煩

1. 大腦多工的前提是其中一種行動為自動進行,例如邊走路邊聽音樂、邊看電視邊疊衣服,當兩種行動所佔用的大腦區域相同時(例如同樣是認知區域),並不可能進行真正的多工,所謂乍看之下的多工其實從一項任務切換到另一項任務。

2. 我們所說的集中力,一般是指切換到某項任務的速度和調適性,這方面每個人能力都不同,可以經過鍛煉改進,但如未使用適當方法就經常同時進行多任務,可能造成集中力下降、心煩意亂、記憶力削弱,進而做事效率低下。

3. 加強專注的最關鍵方法是「踩剎車」。在有別的訊息切進來時,立即評估究竟是當前進行的任務重要、還是臨時插進來的任務重要,進行判斷後,再由大腦指揮下一步的行動。

4. 不要過於依賴大腦,你記得住,但你可以用工具記住,省下精力去做真正需要人腦的事,拿電腦來比就好像是騰多點系統資源出來給重要的軟體。
繼續閱讀

[影評/觀後感]《挪亞方舟》:為何如此招黑?

挪亞方舟比預想中的好看.. 但我的妙麗一出場就跟人喇舌、然後被人弄大肚子又生孩子,該說是角色突破還是角色崩壞呢我心情好複雜呀。整部戲就是黑暗深沉各種掙扎,只有巨人巴掌拍死一堆人類的是我看得最愉悅的時候。 via 我在推特的發言

先解釋標題,我想了很久,遲遲不知該用哪個詞來最好地形容這部片於全球範圍驚人的 piss off 水準,大陸用字「招黑」在我腦袋浮現出來後久久揮之不去,於是就決定用這個了。反正也滿精準。

許多人衝著妙麗(艾瑪華森),許多人衝著《黑天鵝》的名導,許多人衝著聖經題材進了電影院。單看北美那華麗的票房,我相信第三者居多,因此針對此片的惡評就跟戲裡的洪水一樣兇猛。我幾乎可以想像大片的宗教人士一手拿著聖經,一手指著戴倫亞洛諾夫斯基大罵:什麼爛故事!跟聖經寫的完全不一樣!

而非宗教人士呢,在看到安東尼霍普金斯那宛如開外掛的「祝福」神威,妙麗一下子跟人亂搞、一下子懷孕了、一下子又生孩子,羅根勒曼像個精蟲上腦的苦逼青年為了女人企圖弒父,珍妮佛康納利像個瘋女人似的咒罵丈夫,加上通篇不知所云的對白之後,只會充滿困惑和混亂的情緒,然後給予三個字評價:

大爛片。」

繼續閱讀

奸險是由愚昧而生

最近幾天千頭萬緒,想說的太多不知從何起筆,只寫一篇小感。

我以前很天真地認為,政治人物的貪腐肯定是不正確的,國家要靠兩袖清風、剛正不阿的官員來拯救和維持,上樑正則可期下梁跟著正。最近服貿風波看到一些網友的行為,才熊熊想起過去我們也愛爭論的嗜血媒體與庸俗大眾之間的雞蛋關係。

繼續閱讀

3月21日夜晚

昨晚出門去買捐贈物資,在南港路上走著,耳邊突然響起不該出現在我周遭環境的口音。四五個大陸人從身邊走過。

我家附近並不是什麼值得陸客觀光的景點,也沒有什麼可以容納企業上班族的大樓,但觀光客行經此處吃頓飯的狀況也不是沒有。沒有多想,我繼續往前走。

走進靠近家樂福的商店街,一個十歲左右的女孩子,滿口北京腔,從我旁邊跑過。
繼續閱讀

只是前端工程師的純抱怨文

這篇應該算是純抱怨文,一般我還不太愛扯工作上的事,但自回國以來遇到的各種不斷刷新蠢度下限的新鮮事讓我忍不住要來抒發一下。簡單的說,我覺得台灣-單就 IT 領域而言,從先前的亞洲佼佼者地位搞到現在能夠落後大陸十年甚至輸給菲律賓,那些自以為是的資本家要付很大責任。表面上他們之中有部分人做得有點成功有點賺錢,但充其量是在爛比爛的大環境下做出了從一群垃圾中脫穎而出的勉強堪用的產品罷了。

舉個例子,我最近才聽信網上一致好評,未試用就付費買了個台灣自產中文記帳軟體,結果那 UI 簡直難用到飛起,除了是中文以外一無是處,真他媽想問那些說這東西好用的人是眼睛還是腦袋有問題,根本隨便一家國外免費產品都完爆它十條街。

回到抱怨的正題。我回台灣後換了兩份工作了,公司一家算大、一家算小,一個是代理和研發遊戲、一個是…我根本不知道他們在幹嘛。我的工作是做個小小的前端工程師,負責把企劃規劃好了、美術設計好的檔案轉換為網頁的前端程式碼,最後再轉交給後端工程師完成。

如果你還不清楚前端到底是幹嘛的,讓我這樣解釋好了:它是 2013 年美國矽谷統計 IT 技術職中平均薪水最高的職業,能做到一流的人都天賦異稟。

不算前兩年在做文編的日子,剛入技術這行也不過三四年的我當然沒啥了不起,就算是喝過點洋墨水,我預期能跟前輩學習的事情還多著。

事實證明我完全錯了。
繼續閱讀

擅長玩遊戲這件事

去年我開始製作 Youtube 影片,並久違地玩起線上遊戲,因此有機會和比自己小很多歲的「次世代」孩子們接觸,感覺不甚愉快。總結起來,這些孩子讓我感覺深刻的是以下印象:

擅長微不足道的小事就自鳴得意。

我在玩 LoL 後大開眼界了,真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多人因為擅長玩某種遊戲就得意成這樣,甚至因此嘲笑、謾罵不夠擅長玩的人。

遊戲本質來說是玩家受限於創作者的規則下進行的活動,無論玩得好不好都不能反映什麼,跟智力和反應也沒有什麼絕對關係。精通戰略遊戲者可能下不好一盤圍棋,精通 FPS 遊戲者也可能打不好一場球賽。

擅長某種遊戲所呈現的,就單純只是熟悉某種遊戲這個事實罷了,而遊戲會有成為歷史的時候,因此這件事甚至不能當成優點。

記得大學的時候,我很愛玩 PS2 的《死或生》格鬥,可以不費力氣玩通 HARD CORE 難度,但其他的格鬥遊戲我都不擅長,我本人則根本不會打架。

開實況時,偶爾會遇到那種有意無意吹噓自己玩得多好的觀眾,基本上都是一笑置之、不予回應。

人生如果只剩下玩遊戲玩得好可以說嘴、連這點小事都要迫不及待要讓陌生人知道,還滿悲哀的對吧。

The day will come.

國外進修歸來後拿到第一份穩定工作,初次感覺到自己「老」了。

雖然以前老是把掛在「老」掛在嘴邊,多半是玩笑話。那時候恐怕其實只是想對外宣稱自己不嫩,現在再提到這個字,都不由得有意識的恐慌起來:因為這可是一句大實話。

首先是身體容易疲憊,各種不曾有過的老態病痛陸續出現,其次是心態上的變化,回顧以前的自己簡直就是血氣方剛的毛孩,而讓我些許憂傷的是,雖然容易躁進等缺點改掉了,黑白分明的正義感和某些曾引以為傲的原則逐漸消失殆盡;倒不是認為自己成了壞人,只是發現自己開始對絕對正確的事有所保留。

例如,那個人顯然現在需要我的幫助,我思考後的決定卻是⋯⋯再看看情況吧。畢竟,助人為樂也要看得到的樂有多少。

以前總是選擇對堅信正確的事勇往直前,得到了未必好的結果,因此漸漸地決定不再做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事。

再如,工作上越來越喜歡有所保留。以前凡是會做的事都會自告奮勇包攬下來,但結果並不會被上面肯定,也沒有人因此感謝自己,只是落得苦勞和更沈重的責任,漸漸地,我也開始裝傻。

無法追求到成就也好,一切的起因是不運也好,是缺乏耐性也好,我厭倦了奮不顧身地衝刺,盡力爭取只會不斷墜入失望的漩渦。

這並不是一篇刻意潑他人冷水的文章,不過當下有這種心情,我想該紀錄一下,心態更衰老的一天遲早還會到來,到時候也許我已沒有力氣寫下。

個人感想及牢騷物放置所